官方微博 | 移动客户端 | 繁体 | English|网站浏览向导|帮助
龙8国际|中国石化网站群|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
“活着的江姐”

    金秋送爽,艳阳高照。在党的十八大召开的日子里,九十六岁的老红军、南化公司离休干部梁飞回忆起入党八十年来的风风雨雨,禁不住心如潮水,感慨万端。

 

    梁老出生在安徽巢湖贫农家庭。彼时巢湖一带是革命老区,梁飞很小便成为地下党交通员。1932年,她加入了红军游击队。抗日战争爆发后,新四军军部设在皖南,梁飞所在队伍被编入新四军二师。她成了侦察连一名女侦察兵,常潜入敌占区搜集情报。部队依此制订作战计划,出奇制胜。侦察员除侦察敌情外,还策反那些穷苦出身的伪军投奔新四军。然而夜路走得多,难免碰见鬼。有个刚被策反的“黑狗子”(伪军)向日本鬼子告密,梁飞被抓去拷问,敌人逼她说出共产党、新四军的下落。

 

    不满二十岁的梁飞死活不开口,敌人恼羞成怒,用灌辣椒水、手指插竹签等酷刑折磨她。讵料这位女共产党员意志如钢,尽管遍体鳞伤,奄奄一息,仍坚贞不屈,宁死不招。党组织获知情况,积极营救。后来,通过贿赂当地伪保长,将她保释出狱。虽说从鬼门关捡回一条命,梁飞却留下诸多伤残,至今双手还严重畸形。新中国成立后,她任职于南京军区空军后勤部,常被请到学校、工厂讲述革命斗争故事。媒体报道称她为“活着的江姐”。上世纪六十年代转业到南化公司任党委组织部长直到离休。

 

    战争年代环境恶劣,长年出生入死,梁飞始终坚定理想信念,无论何时何地都把党的利益放在首位。改革开放取得了举世瞩目的辉煌成就,同时也滋生了党内腐败、官僚作风等不良现象。对此,梁老痛心疾首,激动地说:“新中国成立时,从中央到地方,各级领导和广大党员干部廉洁奉公,兢兢业业,真正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。我那时在部队是正营级干部,每月津贴(即工资)仅够买牙刷、毛巾和肥皂,想买一包花生米都得盘算半天。我爱人是团级干部,伙食可以吃小灶,军服也是毛呢制服,工资却少得可怜。那时候党员干部把全部精力都用在国家建设上,没人去想升官发财。我衷心期盼国家繁荣富强,党的红旗永远高高飘扬。不瞒你们说,我每天夜里十一二点,对着毛主席像念叨的就是这两句话。”

 

    身为老红军干部,梁老至今仍住在一普通瓦屋内。公司为她和另外两位老红军在公司医院专门辟出房间颐养天年,可是她就是不去。她坦言,无病无患不该占用公家病房,应当让有限的医疗资源服务患者。

 

    按理老人应该安享晚年了。但是,从离退休管理中心到街道办事处,大家都很清楚,梁老的钱绝大多数都救济了贫困人家。小区有对老夫妇,无儿无女,孤苦无依,虽有政府救济,依然生活困难。梁老获悉后马上送去五百元,可半夜醒来仍辗转反侧无法入眠,次晨又送去一千元。左邻右舍问她为何这么慷慨?她的回答很简单:“这样我睡觉才安稳。”

 

    她家门口环卫工姓刘,丈夫长年生病在家,儿子读中学,经济十分拮据。梁老几乎每月都给她几十元作为生活补贴。老人生活一直艰苦朴素,媒体常追问她为何“有福不享”?她说:“比起那些牺牲的革命同志,我能活到今天已经心满意足了。”梁老坚定的党性、崇高的人格,使她获得了“南京好市民”称号。

 

    好人一生平安。梁老现今思维清晰,身体无疾,子女孝悌,幸福美满,女儿女婿和孙子都是党员。梁老风趣地说,看到祖国这么强大,社会一天天进步,还想再活十年八年呢。(李云 张定国)

信息来源:中国石化报
2012-11-23